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数字化内容如何标识

自1970年国际标准书号被ISO颁布为ISO:2108国际标准之后,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应用,国际ISBN系统已成为全球范围内图书出版业和图书贸易的标识系统。国际ISBN系统在出版、发行销售、图书馆和其他机构订购和编目系统数据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利用它收集即将出版的出版物数据,为图书交易提供了方便。ISBN的使用也便于版权管理以及对出版业销售数据的监测,为传统出版向数字化出版转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使出版商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开拓网络资源,利用互联网出版并销售产品是长久生存之根本,但是另一方面又为电子技术可以轻易地将授权或未授权图书扫描、复制和发行,电子资源易于复制、移植和删改所困扰。从网络读者的角度看,互联网既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冲浪快感,又存在着资源不稳定、查找困难的现实,因此对互联网上的资源定位、管理成为十分有必要加快解决的一个课题。 DOI应运而生,DOI是Digital Objects Identifier的简称,即数字对象标识符,是一组由数字、字母或其他符号组成的字符串,是标识数字化的内容资源。它可以分配给任何使用网络的数字实体。DOI作为一个数字化对象的标识符具有唯一性,一旦产生就不会改变,不随其所标识的数字化对象的版权所有者或存储地址等属性的变更而改变。在传统的实体出版物中,图书、期刊、磁带、光盘等出版物都会以ISBN、ISSN、ISRC等国际标准标识,并以条形码的形式贴在实物封面上作为出版物的唯一标识。这些标识使出版物得到有效便捷的管理,便于各个环节的查找和利用。而网上的文档一旦变更了网址(URL),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无从追索。如果给数字信息加上数字对象标识符,就如同出版物上贴了条形码一样,无论到哪里都有迹可寻。因此,数字对象标识符也被称为数字资源条形码。 数字对象标识符具有强大的包容性,它可以用于任何形式的任何数据管理,ISBN系统成为了DOI系统的用户之一。ISBN系统可以充分地为实物产品提供贸易服务,但是不能便捷地为网络数字资源提供服务,ISBN是出版者内部系统和书目机构数据库的关键标识,如果为标识网络数字资源引入另外的标识符不但会增加成本及复杂性,还容易引起混淆。因此,最好继续使用ISBN作为数字资源的标识符,而不是增加一个新的编码。数字对象标识符(DOI)通过包括了ISBN语法的形式,使得一个ISBN获得一个DOI,目前国际ISBN中心和国际DOI基金会已经同意了这样的做法。并为融合后的新的标识符赋予了新的名称ISBN-A。ISBN-A,是一个在DOI系统中包含了ISBN语法的专有DOI名称,是通过DOI表达已有的ISBN语义的DOI服务系统。 DOI系统是一个ISO国际标准,ISO标准对DOI系统的规定,如果一个或一类以DOI命名的对象已经在另外一个ISO标准标识符中,DOI注册机构会同其他ISO标识符注册机构取得一致的解决方案,同意该字符串中的DOI语法。其他的ISO字符串标识符应融入DOI语法,除非有关注册机构对该标识符另有说明,或其他融合办法的,可以不予采纳。目前在DOI机构注册的名称已超过4500万。西文DOI的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多数西文出版社和全文数据库均采用DOI作为文章的唯一标识,DOI系统已经在许多领域中得到实际应用,越来越多的机构加入这个联盟。对于涉及其他标识符的指导原则,DOI系统计划是最大限度地增加潜在用户,并最大限度地提高登记注册的效率。 目前我国出版业对于数字化内容的标识还处于欠缺和滞后状态,而国际上发达国家对标识符在数字内容上的应用已有了一定规模,正在向标识系统间的合作展开。未来标识系统间的合作将使内容资源通过标识符的关联整合到有序的框架之中,不断完善的标识系统将对全球出版产业链、贸易链、出版业的格局以及我国在世界出版业的地位产生重大影响。 ISBN是目前在国际上通用的一种科学合理的编码系统,DOI是数字化对象标识符,两者的结合将更有效地促进出版发行业和整个文献工作的信息化建设,使以图书等出版物为主的出版业能充分发挥自己作为信息行业对社会发展的重要贡献,同时也为出版业扩大市场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最近在《经济学人》刊发了一篇文章,该文指出,国际标准图书编号已经越来越多地阻碍新的、小型个人出版商的发展,而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将削弱这种垄断。文章提到: 自助出版作家态势迅猛,2011年美国自助图书销售增长了三分之一。数字化自助出版提升了129%。这终结了出版商、分销商和书店之间的差别,并使得ISBN越加没有存在的必要。数字化时代,最重要的不是出版商提供图书的编号,而是如何让读者更轻松地下载到图书。 笔者与鲍克公司的标识符产品经理劳伦 道森进行了一次会谈,我们探讨了关于是否还需要ISBN的问题。以下是访谈内容。 《经济学人》上的那篇文章真的有道理吗?ISBN真的不再重要了吗? 劳伦 道森:如果自助出版者打算通过传统图书供应链销售图书,那么ISBN肯定还是需要的。如果作者直接从他自己的网站销售,或是仅仅通过亚马逊销售,那么ISBN确实不太有必要。但如果作者是通过第三方分销商,通过巴诺或百万书店销售图书,那么ISBN依然重要。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作者坚持不给自己的书加上ISBN,那他们的商业伙伴可能就会给这些书分配相应的号码,以便开展商业活动。 这就带来所有权和控制权的问题,拥有ISBN数据的组织对于图书销售具有更大的影响。作为自助出版作者,我当然希望自己拥有较大的影响力,而不是被动地由分销商做出销售决策。 我不会说ISBN变得不再重要。的确,现在有不少新的销售方式,在这些领域,ISBN不是必需的。但这不是零和游戏,目前有各种各样的图书销售方式,有的需要ISBN,有的不需要。 这种趋势对出版商、作者和读者来说会有威胁吗? 劳伦 道森:我认为,这种趋势更多地体现在理论上,而非实践层面。过去几年,自助出版作者申请ISBN的数量不断增加,那些放弃使用ISBN的作者只是一小部分,他们一般依靠自己的平台。大部分自助出版作者还是希望与大型图书供应链合作,将图书传播给更多的读者。 事实上,除了ISBN,出版业并没有太多选择。只有亚马逊标准识别码和国际条形码,它们都是ISBN的超集,并且完全兼容。我并不认为未来图书标识符将会是一种混乱的现象。相信我,申请数字对象标识符的自助出版作者几乎没有。 《经济学人》列出了其他备选项ASIN,DOI,还有通用商品代码。它们能够取代ISBN吗? 劳伦 道森:有许多因素对标识符有影响。ASIN是一种很好的标识符如果你身处亚马逊的生态系统中。如果离开亚马逊,它将一无是处。DOI并没有在书业领域被广泛使用,尽管它在期刊领域比较有效,但在书业采纳非常缓慢,可能还是因为供应链中有大量的实体仓储。 UPC是一个有趣的例子,这与ISBN为什么从10位数字变成13位数字有关。UPC是一种美国条码标准。许多图书同时带有UPC和ISBN的代码。早在2000年左右,美国就开始采用EAN代替UPC。由于图书从ISBN转向EAN,使得图书进出口变得容易起来。目前,ISBN已经成为EAN的子集,可以分配给任何一篇文章。UPC也是一样,2000年左右归入EAN标准。 考虑到迁移数据库平台和标准的难度,我不建议取代ISBN,只是因为它也是一种EAN,是一种全球贸易网络的重要标准,有许多中间企业,包括自助出版企业,都需要这样的标准来促进相互之间的交流。 《经济学人》提到,数字出版领域,最重要的不是图书的编码,而是如何便利地下载到图书。数字图书销售真的与纸质图书销售有如此大的区别吗?难道我们不需要类似的编码了吗? 劳伦 道森:当我读到这段文字时不禁笑出声来。事实上,在数字化时代,图书编码变得更加重要!否则用户怎么搜索到你的内容?你可以搜索书名和作者,但如果没有相应的编码区别,你怎么知道这是一份PDF文档,还是EPUB?精装本还是平装本?ISBN是这些格式的简写形式,没有它,搜索将变得非常模糊。信息高速公路上奔跑的是数字ISBN的诞生正是在上世纪60年代末图书仓库率先使用计算机时。要知道数字化正是ISBN诞生的前提。 相关阅读 ABB与北人共推印刷机械行业数字化转型数字时代出版发行人的转型扫扫教材二维码数字资源马上看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艺术设计专业数字出版转型思考北京优秀数字出版物项目申报启动

本文由皇冠足球hga025手机版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字化内容如何标识

相关阅读